北茶

荒唐荒出沙尘暴

很迷幻

司机吊儿郎当

半路车没油了


方案一

在路上招手

耗时半个小时

失败

方案二

在后面推车

推了两三步

失败

方案三

各种打电话求救

没人搭理他

耗时半个小时

方案四

找了个私人送油的

至今没来

司机拿这个塑料水瓶不知道跑去哪里了

我肚子已经饿得不行

还有来往车带的风有点大

……

两个乘客还逗得要死

我笑得肚子疼

……






以前的火车
像是坐上了时空穿梭机
下车我就可以到达童年
一眼看去是矮矮平平的踏实的房子
眼睛随着时间越来越亮
肩膀也不疼了
头也不疼了
这些年积攒的小毛病都一分一秒的消失了
一身轻快

北京打卡


2019-1-22


第一次来北京还是初中的时候,我记得当时是国庆节,天安门广场上扎了大花篮,人们可能因为那些逼真的假花更加快乐了一些。

当时十几岁的我自己,行李里还有厚重的练习册,还有回去就要考试的紧迫。


我想起那时的自己总能闻到一股带鱼罐头味,是那种粘稠的青春的味道,是拼命找存在感却十分弱小的味道。


现在还是没有想明白自己当时为什么执着于把头发一次次剪短,明明自己的脸已经足够大。

或许是太讨厌自己了吧。总是把事情搞砸,把一些不关自己的事压到自己身上,十分非主流。

20岁在不可抗力下到来,我想我可能换了一种罐头味,今天闻到那些化妆品的味道时我这样想。

我不明白我为什么不喜欢女孩子们那样热爱的东西,可能我料想到迟早有一天自己会觉得无聊吧。

p1➕p2

一直想去798,到了却总在一个地方打转,喜欢的展览也没有看到,木木美术馆因为隔壁装修,都是浓浓的指甲油味道,大家都只是在门口匆匆的拍了照就跑了。

人们啊。

我啊。

我在一个个商店中感觉到了艺术的价值气息。

马克思把所有的社会关系归结为生产方式,我把所有的艺术归结为噱头十足。

我拼写的字母可能也被流放掉了。

有关系吗,我问自己。

p3

北海公园

我想到了正阳门下男女主人公在湖里划船,男主人公大喊我爱你,很傻很傻。

我总是觉得我们的青春被虚拟了、被数据了、被研究了、被展览了,独独没有被自己窝心到。

朋友说南方人不懂北方人在冰上摔跤的乐趣,我觉得南方人不一定不懂,不懂又何必懂,大家在舒适圈里自得其乐往外讽刺调侃都是正常。

只是不浪漫罢了。

不浪漫会死吗,不会,反而会活得更顺利吧。

p4

在国家博物馆里看到这座观音坐像时,我明白了一点宗教中这些具象的意义。人们暴露在自然中,仰仗自然,受自然恩惠,同时又被自然折磨。

无常。

在浩大而未知的世界里,携着破碎和一身疲惫,初次看到这样的雕刻代表着的不会受伤和淡然宁静怎么会不停下想想啊,然后更进一步的知道它后面那一套简单有力的逻辑系统,又怎么能不去尝试了解。

p5

朋友一直皱着眉头,觉得太过暴露和直接。

是暴露的,也是冲击的。那些元素几倍几倍的放大去冲击你的视觉,那么简单那么明了。或许有对力量崇拜的原因,虽然是王后也被雕刻的极其…阳刚。

我觉得可能是对力量感的崇拜的转移吧,这一部分是肉体的,当转移到精神智力时、可能更适合我们的审美。

p6

我觉得我滤镜不错。



自由是知道规律并利用它的自觉自主的状态

期末君!

后来自己咬自己


在浮尘里啊



说出气息就显得做作

可是再说就混着变成污垢

藏在你的眼睛里了

以后的你看我

也是模糊的了

起码你

起码

想要你

清澈的

永远的

只站在我这边

想跟着你无趣乐观的脚步

走一趟



我觉得我今晚可以肝到三四点


(有一个人在桌子上写了“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日期在我二十岁的第一天)